您所在的位置:天下彩天空彩旧版免费 > 在职博士 >

中国高校在读博士愈演愈烈的超期之祸
【在职博士】 发布时间:08-30

  ]在读博士生的延期现象越来越多,其中工科博士延期的情况更为严重。在西南交大的逾期博士中,在职博士的比重明显更重一些。虽然很少参与项目,但他们需要安排好工作、生活后才能进行所谓的科研。

  学校的目的并不是简单地清理,而是希望推动部分还差一步的博士生作最后冲刺,帮助他们尽快走出毕业的大门

  “现在学习比以前紧张多了,”4月7日,西南交通大学(以下简称西南交大)电气学院读博士的韩云说。

  韩云今年读博二,由于导师是学院领导,项目比其他导师都多,此前他每天都要按时去实验室。

  去年年底,该校对595名逾期未能毕业的博士提出清理和,并对博士研究生的学制制定了严格的。韩云开始着急自己的毕业论文。

  自1983年中国首批授予18个博士学位开始,近30年来,全国博士学位授予数逐年扩张,目前已经超过美国成为世界上最大的博士学位授予国家。据教育部公布的《2010年全国教育事业发展统计公报》,2010年,全国招收博士生6.38万人,在学博士生25.89万人,毕业博士生4.9万人。

  光彩的背后,也有越来越多的博士因为不能及时完成论文成为博士生的“老赖”。为何如此多的博士没有走出毕业的大门?

  2011年12月5日,西南交大研究生院发布《关于博士研究生延长学习年限的通知》。开始了西南交大历史上力度最大的学籍管理工作,《通知》称,据《西南交通大学研究生学籍管理》,该校制定了《西南交通大学关于博士研究生学习年限的补充(试行)》(以下简称《补充》),其核心内容,是提醒已经逾期或即将逾期的博士生:如果达不到相关要求,校方将对逾期者予以。

  这份被称作“清理公告”的《补充》要求,“ 2007年及以后入学的博士研究生,最长学习年限不得超过6年。”同时对2005年以前(含2005年)的未毕业的博士生设定了最后毕业期限:最迟到2013年12月 31日前完成论文答辩,否则自动终止学籍,予以。

  据校方的统计,从1990级到2006级,约有595名博士研究生已经逾期,151名博士研究生即将逾期。4月9日,该校研究生院培养办公室主任周丹告诉《中国新闻周刊》,“截至目前,这595名已经逾期的博士研究生中已经有9位完成毕业论文答辩,申请保留学籍、继续完成学业的约440人,至今没有给予校方回复、自动终止学籍以及主动终止学籍的学生约有140多人。”

  事实上,高校清退逾期博士生在国内其他高校已有先例。据报道,南开大学自2006年打破博士生“零淘汰率”的6年来,已有百余名博士生未能戴上博士帽,遗憾离校。而对逾期博士生提出的高校更多,华中科技大学、航空航天大学、华南农业大学、电子科技大学等高校都曾对超学习年限的博士生开展过清理工作。

  西南交大副校长范平志教授认为,“严进宽出”难以培养出创新型高级人才,在培养质量的基础上,进行淘汰是必要的。范平志表示,学校的目的并不是简单地清理,而是希望推动部分还差最后一步的博士生作最后冲刺,尽快高质量地完成博士论文。

  “学校大力度清理超期博士,对毕业多少还是有压力的。”刚刚通过西南交大博士生招生初试的小吴告诉《中国新闻周刊》,“但我想要是认真学的话正常毕业应该没什么太大问题。”

  小吴的本科和硕士都在西南交大就读,已经在这个学校生活了近七年,对未来的博士生活仍充满憧憬。

  事实上,读博并不像小吴想的那么轻松。对于大多数在读博士生来说,延期现象越来越多,其中工科博士延期的情况更为严重,这也是中国博士研究生共同面对的问题,“少则延期一两年,多则三四年。甚至还有更长时间的。”目前正在某高校就读的工科博士生邹新新告诉《中国新闻周刊》。

  按照学校要求的四年学制,邹新新已经延期一年半了,去年他的名字就登上了“榜”,所幸,今年6月份他就要进行论文答辩,有望在今年毕业。

  和很多博士生一样,邹新新读博的这五年半的时间里,大部分时间都在跟导师“跑项目”。忙的时候他一个月有一半的时间在出差,即便是在学校的那十几天,大部分的时间也都是泡在实验室里。“导师的项目比较多,有些与我的研究方向并不一致。”邹新新说,他也就是最近一年时间才开始准备自己的研究。

  邹新新的导师手上项目很多,他的师兄弟们大多数时间都在围着项目跑,至于自己论文开题时定的研究方向,几乎无暇顾及。直到去年,因为必须要毕业了,邹新新才开始尽量避免参与项目,着手他的论文。

  在西南交大的逾期博士中,在职博士的比重明显更重一些。虽然他们很少参与项目,但他们需要安排好工作、生活之后才能进行所谓的科研。是西南交大土木学院的博士生,如今已经读了六年了,与她同宿舍的李琳告诉《中国新闻周刊》,是重庆一所学校的老师,平时工作比较忙,只能在寒暑假的时候到学校来,而土木工程对毕业生的要求比较高,因此拖到现在还不能毕业。

  王草是西南交大交运学院2010级的博士生,“我们学院这一年的博士生有30多人,在职博士和全日制博士大概各占一半。全日制的基本都是本科、硕士一升上来的。在职的,基本就是高校教师、设计院工程师和行政人员。”

  博士班有个约定俗成的习惯,毕业照要在刚进校的时候拍,王草说:因为每个人的毕业时间不一样,而且大家都比较忙,能在学校的日子也不多。

  据王草介绍,学校对博士也有学分要求,但这些学分基本上一个学期就可以修完。“课程不多,上课的学生也不多,而能把一个学期15节课上完的导师也不多。王草说,博士的专业课多数是资深教授来教,不少教授还是学校的行政领导,经常忙于项目、出差、开会,有的一学期下来只能上三四节课。

  王草是个感性的人,他至今还记得自己上的博士第一堂课,教课的王老师给大家放了一段幻灯片:“假设人类所有的知识是一个圆,圆的内部代表已知,外部代表未知。随着知识范围的增长,圆的内部形成了一个火箭般的角,进入博士阶段,你开始接触到最前沿的知识,尖角慢慢增长,火箭变得更长,终有一天,你突破了圆本身,把人类的知识向前推进了一步,你就是博士了。”

  “王老师还说‘博士不只是博学之士,必须做研究,推动科学知识的进步’。”王草说。

  虽然王草也见过不少让他的专注学术的人,但理想归理想,现实中,学术这个圈子的游戏规则就是写论文、申项目、赚钱。博士毕业后的去向大多是学校或者研究所。当然很多博士生也不考公务员。学术对于大多数博士而言,已经成了谋生手段。王草坦言,他自己读博也是为了职称。

  “学问、论文,若干年后可能是一堆废纸,但文凭是真的啊,职称是真的啊。”王草说。

  更多的博士忙于帮“老板”干活也无暇学术研究。和王草一个宿舍的韩云说,他每天九点钟到实验室,回到宿舍基本都要十二点了,有时还要熬夜加班。“没办法,得好好表现。将来才有机会由导师推荐个好工作。”

  中央教育科学研究所研究员储朝晖对此感到担忧,“很多超期博士并非是因为课题无法攻破,更多是由于忙于工作、项目,根本没时间和精力搞研究。”

  储朝晖认为,造成这一现象的原因在于中国目前尚没有明确的博士生淘汰机制。较长时期以来,所有的高校基本上是进来的学生都能“熬”到毕业。

  中科院院士新告诉《中国新闻周刊》,“建立淘汰制度是博士生质量提高的有效措施。在美国麻省理工、理工等著名学院,博士的平均毕业年限往往长达6至10年,淘汰率在20%~30%之间,有的高达40%。”

  事实上,早在2007年,时任国务院学位委员会主任委员的陈至立曾提出 “以严格的入口和高淘汰率为特征的‘严进严出’措施,研究生教育质量”。此后多所高校开始重视博士生的教育质量,大学光华管理学院、经济学院,厦门大学等高校相继宣布不再招收在职博士生,一些高校也悄悄启动了超期博士清理工作。对此,储朝晖认为,这些是积极的信号,但从根源上杜绝“超期”,需要严格的准入与准出制度。此外,强化对博士生甚至是博士生导师的管理,也是摆在诸多大学面前的“当务之急。”

  姚凯伦委员:高校博士生和本科生工资差不多2012.03.07

  合肥某高校博士生宿舍内身亡 初步排除他杀2012.02.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