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天下彩天空彩旧版免费 > 中外合办 >

戴勇:中外合作办学机构发展的问题与政策研究
【中外合办】 发布时间:08-30

  高职教育中外合作办学正处于新的发展阶段,而非法人中外合作办学机构发展是新时期影响高职教育对外工作的一个重要因素。

  科技开发与制度创新能力建设阶段。在该阶段中,中方将合作办学的目标定位在通过技术技能积累来探索中外合作办学专业的人才培养新模式,打造品牌特色专业和教师团队。而外方已经充分融入中国教育发展之中,培养优质学生也成了他们的根本利益和品牌支撑。研究中国现实问题,在中国获取各类资源以促进其自身长期发展,成为外方新的利益驱动点。两者在中外合作办学过程中达到新的动态平衡,逐渐提高自身的科技开发与服务能力,积累优质教育资源,在构建新制度体系过程中把成熟的经验固化到日常教学管理中。

  教育输出和国际化教育供给能力建设阶段。该阶段是合作办学发展的高级阶段。经过多年发展,合作办学已经形力资源优势和人才培养优势。为寻求进一步突破,中方将目标指向国际高职教育舞台,积极参与相关国际标准(如与海洋工装、轨道交通、电力输送等优势产业相关的专业教学标准)制定和“一带一”沿线国家职教产品输出。外方同样看重高层次合作,在推进技术合作、人才培养时将提供更多的平台和实践机会,进一步提升人才培养水平。因此,这时合作办学追求的是更高层次的国际教育供给能力,不再把生源局限在国内学生,从世界吸纳优质生源,将是这一阶段的目标。只有基于教学合作的能力提升了,才能够逐渐实现多层次深度合作,从专业和技术开发上增强多重合作,把非法人中外合作办学机构提升到国际舞台,向世界输出优质的国际教育资源。

  以上所述三个后续发展阶段正是高职合作办学机构能力建设尚未真正实现的奋斗目标,需要予以系统思考与积极探索。

  查阅中国期刊全文数据库(CNKI中国知网),除《非设置中外合作办学机构管理体制初探》《非设置中外合作办学机构质量保障体系研究》等少量相关研究外,与非法人中外合作办学机构相关的研究材料寥寥无几,这与事业发展的历史积淀有关。根据形势发展的需要和国家鼓励政策,今后一个阶段,非法人中外合作办学机构有望呈现较快发展趋势。而在调研过程中,许多专家和中外合作办学实践者提出了一些值得思考和研究的问题,如法人中外合作办学机构在提质增效、服务大局、能力提升中的地位与作用研究、其管理体制与运行机制的研究、专业与课程建设研究、实验与实训建设研究、优质教育资源引进和整合研究、人才培养模式和教学模式研究、专业师资队伍建设研究、学生管理模式研究、毕业生升学或就业竞争力研究、非法人中外合作办学机构与母体院校互动研究、推进高职合作办学机构发展的政策研究、当前推进高职合作办学机构发展的重点问题研究等等。这些备受高职合作办学机构实践者和相关者关注的课题亟待相关理论工作者和专家研究在前、探索在先。

  《中华人民国中外合作办学条例》(以下简称《条例》)将中外合作办学定性为“中国教育事业的组成部分”,旨在鼓励在高等教育、职业教育领域开展中外合作办学。但政策意向不等于政策。后者是由一系列配套政策、法规、机制、机构等构成的,包括学历学位互认协议、学历教育、资格认定标准、税收外汇管理、法律仲裁程序、服务等。据调研反馈,审批时间长,程序烦琐等是办学者的共同感受。政策不匹配或不到位就意味着中外合作办学依然有政策风险,一定程度上了其发展动力。

  《条例》对中外合作办学机构的设立、组织与管理、教育教学、资产与财务、变更与终止及法律责任等都做了详细的。但是有关中外合作办学的法规在表述上也存在一些问题,如在中外合作办学中,关于营利性和合理回报问题的表述不明确,概念不清晰在实施中则难以掌握和规范。从执法角度来看,现阶段对中外合作办学的管理尚处于过渡时期,因此,缺乏必要的协调机制和有力的监督制度来规范中外合作办学的活动。中外合作办学的组织和实施过程涉及面较宽。当前,管理职能不同的各相关部门还缺乏完善的配套政策来引导中外合作办学的发展。在中外合作办学实践中,教育、人事、物价、银行、海关、民政等部门之间的协调和配合不够,缺乏必要的配套政策和规章制度。例如,从现有的中外合作办学形式看,办学涉及外资的引入,如何将非营利性办学投资与纯商业性投资企业加以区别,需要外贸、教育、民政等部门制定统一标准;引进外籍教师的审批,学生出国继续学习的出国留学国内公证、审批等,同时涉及教育、、劳动、公证等部门;用外汇支付外籍教师的工资,引进国外的教学器材、设备、软件等,涉及教育、外汇、文化、海关等部门;中外合作办学机构的收费标准问题十分,涉及教育及物价部门等,有关政策、法规尚有待完善。由此可见,中外合作办学的法律制度尚不够健全,现有法律执行力度不够,配套政策尚待完善。江苏省提出:“2010年前每一所高校要与国外至少一所对应的优质教育机构建立稳定的合作关系”,但预定的目标距离现实仍有相当长的一段要走,主要原因在于没有强有力的配套政策和富有操作性的相关措施。从调研情况看,江苏省14所高职院校希望给予招生方面的政策支持;23所高职院校希望给予经费方面的政策支持;13所高职院校希望给予规划方面的政策支持;8所高职院校希望给予宣传方面的政策支持;18所高职院校希望给予分类指导方面的政策支持。